第一篇 No.1:

作为时代风尚的历史知情表演——以欧洲嘉兰古乐团与圣马丁室内乐团等音乐会为例

著名指挥家罗杰·诺林顿爵士(Sir Roger Norrington,1934-)在《古典与浪漫时期的表演实践1750-1900》[1]序言中指出:“从某种意义上说,二十世纪已经有过三种先锋派。首先当然是那些在此期间被创作出来的伟大新作。其次便是来自中世纪到巴洛克音乐的巨大储备——这些作品从濒临失传中得到复苏并被大众所欣然接受。第三种先锋派则脱胎于对这些陌生音乐该如何被表演的必要且严肃的思考。”的确,“古乐”复兴及其相关联的历史知情表演(Historically Informed Performance,HIP)[2],毫无争议地成为了在过去几十年里世界音乐舞台上最受关注也是发展最为迅速的领域之一。在逐步摆脱了“本真性”(authenticity)之类概念上的纠缠以后,历史知情表演成为了更为普遍接受的观念,在更广阔的范围内影响了音乐表演的时代风尚,也或多或少地体现在了近年来绝大多数的高水平演出与音乐活动中。

 

一、从“本真性”到“历史知情”

尽管在19世纪末已初现端倪,历史表演运动全面展开的标志性事件当属多尔梅奇(Arnold Dolmetsch,1858-1940)在1915年首次发表的著作《十七、十八世纪音乐的诠释——由当代证据所揭示》。在全方位梳理了早期音乐的演奏特征之后,多尔梅奇在全书末尾掷地有声地指出:“我们再也不能允许任何人站在我们和作曲家中间”[3],以一种较为极端的态度宣示了对当时浪漫主义演奏传统的反叛,也较早地触及了“本真性”的概念。而这一概念在克尔曼(Joseph Kerman,1924-2014)看来“日后引起的麻烦可能多于它的价值”[4]。塔鲁斯金(Richard Taruskin,1945-)则毫不客气地指出:“我开始明白了,那些我们之前习惯于认为是历史本真(historically authentic)的表演,既没有展现出任何可测定的历史标准,在他们所涉及同时代曲目的表演实践复兴中也没有内在一致性。他们只不过呈现了现代主义(者)价值观的一整套意愿清单,这种价值观通过对史料的折衷主义、机会主义式解读来在学院以及市场之类的地方得到认可。”[5]

 

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作为时代风尚的历史知情表演

为您推荐 Recommendation

08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Copyright © 2022 音乐表演研究.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