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No.4:

叛逆与创新:维多利亚·穆洛娃小提琴无伴奏音乐会述评

引言

俄罗斯女小提琴家维多利亚·穆洛娃(Viktoria Mullova,1959-)可能是目前在世的音乐家中最富传奇色彩也是演奏风格变化最为剧烈的特例之一。她早年学习音乐的经历可谓是特别典型的学院派——5岁学琴,10岁被招入莫斯科中央音乐学校(类似附中附小的体制),毕业后进入莫斯科音乐学院跟随柯岗(Leonid Kogan, 1924-1982)学习。二十岁刚出头,她就以西贝柳斯国际小提琴大赛第一名(1980年)与柴可夫斯基国际音乐比赛金奖(1982年)的两项桂冠震惊乐坛。2012年,穆洛娃出版了题为《从俄罗斯到爱》[1]的个人传记,书中详细描述了她早年的经历以及与包括著名指挥家阿巴多(Claudio Abbado,1933-2014)在内的数任男友之间的情感往事。这些复杂的内外因素共同导致了她随后三十多年表演风格的持续变化以及不断追求多元创新的艺术理念。而她2018年金秋的访华独奏音乐会(西安音乐厅10月11日、深圳音乐厅10月12日与上海音乐厅10月13日)在很大程度上便可以视作是这种独特人生与艺术经历的微观缩影。

 

一、反叛主流演奏风格:深受历史启迪的巴赫

 

我不喜欢规则,我破坏规则。

的确,我是那种叛逆型的……嗯,我绝对是。[2]

 

穆洛娃自述出走西方主要是为了“开拓自己的艺术视野,也为了争取更多与更正规的演出机会,特别是可以和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乐团及指挥进行合作。”[3]此言不虚,除了阿巴多及其棒下的柏林爱乐乐团等顶尖乐团以外,与穆洛娃合作演出及录制唱片著名指挥家还包括小泽征尔、普列文以及尼维尔·马里纳爵士(Sir Neville Marriner,1924-2016)等等。特别重要的是,穆洛娃出走西方的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也正是历史表演运动风起云涌的时期,她很快就注意到自己过去在前苏联所学习的巴洛克音乐演奏风格与当时正在兴起的风尚有较大出入:“当我还在莫斯科音乐学院时,[演奏巴赫的规则]基于当时广为接受的方法[即所谓主流演奏(Mainstream Performance,MSP)风格,这种风格后来被加拉米安(Ivan Galamian,1903-1981)等在美国占据重要位置的俄系教师与演奏家所长期坚守——笔者注] ,其中包含标准化的美妙音响、宽阔统一的运音法、绵长的分句——如果可能的话——还有在每个音符上连续与规则的揉弦……但是现在,我在演奏巴洛克音乐时再也不用这些技巧了。”[4]

 

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叛逆与创新

为您推荐 Recommendation

08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06 December 2020
Copyright © 2022 音乐表演研究.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违者必究